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南方要解农村就业难题仍离不开政府投入

2018-11-05 09:26:38

南方:要解农村就业难题,仍离不开政府投入

夏北村村民将借着城市化的机遇,迎来新的生活。夏北片区,将纳入金融高新区C区范畴,并进行大规模的改造。

与广东金融高新区C区夏北农民公寓仅一路之隔的夏北综合市场,拆除工作正在进行。在这片土地上,投资约3000万元、占地约33亩的夏北中心公园未来将在此拔地而起。公园建设计划融入岭南文化元素,经过水环境改造的夏北永聚宝涌流经公园,并将成为金融C区1500米龙舟水道的起点。

届时,政府还将投资建设一批公园以及配套路,夏北将在产业、景观、城市等方面改换新颜。

由此带来的眼前和未来的利益都是比较高的。据悉,夏北永胜村部分集体用地卖出后,村中成年股东人均获得20万左右现金补偿,今后还有可能享受高端物业带来的租金回报。

但也由此衍生出来一个问题:一些村民的就业意愿下降。

实际上,发达地区农村村民就业意愿不高,一直都是老问题。究其原因,无非是几点:一是有分红支撑,可以维持其基本的生活,在分红多的村,甚至可以过得比较好。笔者掌握的数据,南海分红的村,去年人均分红有13000多元,相当可观。二是有出租物业支撑。南海发达地区农村,多半附近都有工厂公司,自己建楼出租物业,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三是就部分村民的教育水平而言,其在就业市场上并无竞争力,能找到的工作挣到的工资,跟分红和物业出租收入相比毫无竞争力。出于前述种种原因,部分村民就业意愿不强,宁愿在家呆着。但这会一定程度上衍生出赌博、“二世祖”等问题。

南海一些镇街也在想法解决这样的问题,狮山就试图通过设立社区工作坊,让村民就近就业。类似的做法,比较早的是中山的“大嫂工作坊”,其开全国之先河,通过劳动密集型企业在村里开设专门的车间,让一些4050人员和大龄妇女在家门口就业。而政府将对设立工作坊的企业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

狮山、大沥都已经有了类似的尝试,但这种尝试只能在小范围内进行,要满足许多条件才能成功,难以大规模推广。比如,在桂城这样的地方,第三产业贡献比已经高达七成,这种劳动密集型的企业正在减少,在市面上有充分的外来劳动力供应的情况下,是没有多少工厂愿意把车间设置到村里的,因为这无疑会增加自己的成本。

而桂城正在探索自己特色的做法,就是通过NGO来为特定人群开展服务。据了解,在前期开展服务探索后,现在桂城专事农村就业的NGO已经调整方向,主要是为职校学生提供量身定制的就业服务,包括改变就业观念、进行职业规划、推行校企合作等。而方向开始偏重职校学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村里年纪更大的三四十岁左右的人就业观念根深蒂固,极难改变。

而在引导村民创业方面,也进展不大。因为如今创业的问题不同上世纪80年代,处处是机会,现在市场发展充分,各行业都竞争激烈,创业门槛比以前更高。

要解决村民不愿就业的老大难问题,还得想想新招数。政府应当出手,加大就业市场和村民的对接,提供更及时、全面、丰富的就业信息;另外,为村民提供培训,提升其就业技能;还可以给提供就业机会的企业更多补贴或者其他优惠政策。另外,引入NGO的做法也可以尝试,但NGO因为人手有限,一般只能是以点带面的方式进行。

政府能否给予就业创业优惠政策,让村民共享城市化过程带来的机遇,以及人社部门是否能够进行大规模的群众动员和观念更新,都对解决农村就业问题至关重要。这个问题非一日之内发生,是多年积累的结果,也因此,政府部门需找到症结所在,耐心地尝试,积极地推进。解决就业问题,几乎跟解决分红问题一样重要。(黎诚)

原标题:南方:要解农村就业难题,仍离不开政府投入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伺服减速机
捕鱼游戏赢钱的
江淮挖机拖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