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电改风云1体制改革华章三十年

2019-02-02 21:42:01

【电改风云1】体制改革华章三十年

连普选出生那年正赶上次普选开始,因此他父亲就给他起了这个极富时代烙印的名字。改革开放政策开始那年,在水电八局砂石分局工作的连普选25岁,正是干事业的黄金年龄,改革开放到底带来了什么,他无法详述,只是告诉,那个时候有个很贴切的词语来形容改革开放对电力工业乃至整个中国的影响,那便是:活了。

“风生水起”的另一种解读

改革开放让各行各业都“活了”,经济发展活力十足,工业发展强劲有力,但是,被称为“经济发展先行官”的电力工业当时却无法满足工业对电力需求的“井喷”态势,因此国家开始着手在电力投资、管理等领域进行一系列体制改革,寄望通过改革改变电力掣肘经济的局面。

龙口电厂被人们记住是因为它打破了电力部门办电的局面,成为座中央与地方集资兴建的电厂,让很多人看到了电力不仅不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而且还可以与“公家”合作办电了,积极性由此被大大提高。

但电力领域真正的“摸着石头过河”是从鲁布革开始的。据《中国水利发电年鉴》(1984~1988)记录,鲁布革电站1982年被列为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其中日本大成公司承建的引水工程较合同规定的工期提前4个月,其投标价为8463万元(标底为14958万元)。连普选告诉,鲁布革的成功使得长期处于封闭并且与大成公司竞标失败的水电十四局职工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和心理上的震动,同时也激发了他们强烈的竞争意识。当时的思考是,为什么30几个日本人雇佣了几百名中国工人,在鲁布革能以4倍于我们的劳动生产率,2倍于我们的施工进度和约为我们2/3的造价拿下了引水工程,前提是,他们并非采用了技术和设备。中央领导同志在考察了鲁布革后作出科学概括:“原因不在工人,而在于管理,中国工人可以出高效率。”

鲁布革经验的真正意义在于,其成功形成的冲击波使得全国建筑领域都开始反思和学习。曾有人撰文这样形容:这股携带着洋人味与布衣山寨的山风顺着幽深的珠江源头,越过磅礴的乌蒙山地,直抵中原,华北人记住了鲁布革,西北人也记住了鲁布革,这座融各发达国家设备于一厂的“八国联军”式的现代化电厂,整个厂房却在山体内部。成为国内的全地下多洞厂房,装机60万千瓦。

在实行“谁投资,谁用电,谁受益”的鼓励政策下,一批电力投资项目逐渐发展起来,并且由合作办火电扩大到合作办水电,广西岩滩、湖北清江、四川二滩、云南漫湾等大型水电站都采取中央、地方合资办电方式兴建。

为进一步推动电力工业的发展,1987年国务院颁发[1987]111号文件,在全国范围内向电力用户收取每千瓦时二分钱的电力建设基金。积极性再次被提高。

“风生水起”的巨大影响力在于,不仅投资主体积极性提高了,建设水电为一些贫穷的地方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改变,受到改革之风洗礼的老百姓也被深深震动,过去半辈子没有见到起色的家乡突然在几年之内换了新颜,百姓们开始由观望到“主动参与”。

一个极有意义的事件是,位于澜沧江中下游的小湾电站开始建设后,临近的两个村庄都看到了其发展潜力,为搭上改革的“顺风车”,村民们决定将原有村名改为“小湾村”,为此两个村为了“小湾村”的冠名权闹得不可开交。官司打到省里,云南省作出了一个极富人性化的决定,将两个村分别命名为“小湾东村”与“小湾西村”,这一纸决定成为政府主导下共享改革成果的鲜活范本。

10年实现政企分开

电力工业在改革开放后的大发展为我国经济建设作出巨大贡献,同时,体制内的改革也在稳步推进。

1988年10月国务院印发《电力工业管理体制改革方案》。按照“政企分开、省为实体、联合电、统一调度、集资办电”,因地因制宜的方针,文件明确将局改建为联合电力公司,省电力局改建为省电力公司,省电力局与省电力公司双轨制运行,省电力公司和联合电力公司都是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实体,具有法人地位。

本次改革的意义在于,电力工业在省级层面实现了形式上的政企分开。

至1996年底,国务院决定组建国家电力公司。1997年至1998年,电力工业部与国家电力公司实行两块牌子、两套班子双轨运行。根据国务院文件规定,国家电力公司成立后,电力工业部继续行使对电力工业的行政管理职能,国有资产经营职能和企业经营管理职能移交给国家电力公司。

自此,电力工业在中央层面从形式上实现了政企分开。但实质意义上的分开是在1998年电力工业部撤消以后。

一个不可忽略的历史事实是,作为电力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农电体制改革也取得了很大进步。1998年开始,国务院决定加快脚步,目的在于理顺县电力企业与省电力公司的关系。其后便下发了《批转国家经贸委关于加快农村电力体制改革和加强农村电力管理意见通知》。2000年6月,“两改一同价”取得阶段性成果:批竣工县全部通过验收;全国40%的乡镇完成体制改革任务。

根据测算,“两改一同价”后,全国农村电价平均下降0.1元/千瓦时,每年减轻农民负担230亿元,有力地拉动了农村电力需求的增长,促进了农村经济的发展。

由“棋至中盘”到“全面突围”

电力工业的路子到底如何走,在发展的三十年当中有很多版本的思考和争论;但是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始终未变,在改革开放二十多年后,电力工业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愈加紧密,电力的发展每一步都谨慎小心,避免走弯路。因此,在思索和论证中,改革发展一度缓慢,改革所处阶段被称为“棋至中盘的角力”。之后如何进一步理顺体制,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被认为改革全面突破时期是在2002年国务院“5号文”出台之后,此次改革目标为:厂分开、竞价上、打破垄断、引入竞争。

从此,“5号文”成为了电力体制改革历程中经典的字眼,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此次改革的突破性在于,电力体制改革的任务是:“实施厂分开,重组电力企业;实施竞价上,建立电力市场运行规则和政府监管体系,初步建立竞争开放的区域电力市场,实行新的电价机制;制定发电排放的环保折价标准,形成激励清洁电源发展的新机制;开展发电企业向大用户直供电试点工作,改变电企业买电的格局;继续推进农村电力管理体制改革。”

根据改革方案,国家对原国家电力公司进行了拆分和重组,组建了两大电公司、五大发电集团和四大电力辅业集团。

2003年3月,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正式成立。根据国务院授权,行使行政执法职能,并依照法律法规统一履行全国电力监管职责。2003年,国家经贸委撤消,其原来承担的行业管理、技改投资等职能移交国家发展改革委,市场监督职能移交国家电监会。

自此,在中央层面,我国电力行业基本上形成了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电监会管理(监管)为主体,国资委、财政部、环保部、质量技术监督总局等其他相关部门管理相配合的管理体系。

2008年3月,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次会议进一步对能源管理体制进行了调整。同时,国家能源局成立。根据机构改革方案,国家能源局主要负责拟订并组织实施能源行业规划、产业政策和标准,发展新能源,促进能源节约等。国家能源局成立后,我国电力监管体制形成发展改革委宏观调控、能源局行业监管、电监会市场监管的基本格局。

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我国电力工业已经在蓬勃发展后逐渐壮大,有力地支撑了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2008年,改革开放进入而立之年,三十年是个结点,在这三十年的发展中,电力工业以世界少有的速度跨越式发展,在不断探索、壮大,做出巨大成绩的同时,我们更要思考,硕果盈枝的电力工业下一个三十年的华章将如何演绎?

关键词:

电力改革

切排骨机厂家
郑州二厂电缆厂家
廊坊光伏接地线生产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